主页 > S生活墙 >将缺德村民告上庭电眼拍垃圾虫照片贴堂 >

精选文章


随机推荐


将缺德村民告上庭电眼拍垃圾虫照片贴堂


2020-07-04


将缺德村民告上庭电眼拍垃圾虫照片贴堂 相隔一条马路的幼儿园孩子们,被迫在恶臭中上课。

双溪吉流村委会决定装电眼对治垃圾虫,并且会把垃圾虫的“庐山真面目”张贴在新村各茶室及公众场所作为“警告”,不让垃圾成为新村旅游发展的绊脚石。双溪吉流垃圾虫顽固,除了把禁止丢垃圾的告示牌视而不见之外,即便有垃圾槽,也把垃圾往槽外丢。

为了应对顽固的垃圾虫,村委会逼不得已由即日起,在现场装置电眼捉垃圾虫,避免让垃圾问题打击村里辛苦建立的旅游业。


同时,村委会也即日起和官员合作一起督促,任何被捉到往“禁区”扔弃垃圾的村民,将会面对法律行动。该机构将援引2007年固体废料和公共清洁法(672法案),对付在禁区丢垃圾的人士,一旦罪成,可被罚款最高1万令吉或坐牢一年,或两者兼施。

无论如何,在村委会的协助下,堆积如山的垃圾在昨天已经被清除,并由固体废料管理机构及新村志愿消防队派员义务清洗。整个过程,花了半天时间,才把现场收拾干净。

将缺德村民告上庭电眼拍垃圾虫照片贴堂 村长赖伟平(左二)和村民投入清理垃圾工作,左起黄家义、宁家荣;右为吴伟权。

成白叶山游客“景观”

双溪吉流因生态旅游发展日渐蓬勃,吸引不少旅游客到来体验新村生活。然而,村里的垃圾问题却让村委会头痛,特别是位于村内巴刹后的垃圾收集站,成为村民乱丢垃圾的场地,严重影响村容,也对村民的住家造成卫生问题。

尤其是相隔一条马路的幼儿园,师生被逼强忍臭味上课。


此外,该地点也是村里市集,游客上下白叶山的集中站,让村委会感到遗憾的是,垃圾堆也自然成为游客们看在眼里的“景观”。

同时,村委会也向村民派发通知信,要求村民做好负责任的村民,妥善处理好家里垃圾,不要把垃圾往公众范围丢弃,一起携手推动整个社会形成文明旅游的良好风气。

掌握垃圾虫身分

村长赖伟平说,在多次的观察下,村委会其实已经掌握了一些“垃圾虫”的身分,以及照片。

要是这些人士在过后,仍然习惯性把垃圾丢到该处,村委会将会有所行动,包括张贴他们的照片在公众场所示众。

将缺德村民告上庭电眼拍垃圾虫照片贴堂 一些村民将双溪吉流巴刹后面,也是村委会会所旁成为垃圾站,让村委会感到无奈。

自家垃圾桶当衣柜用

赖伟平说,村里的每户家庭都派有一个垃圾桶,方便垃圾车收集时使用。但是,一些村民却“不舍得”使用,除了把当局派来的垃圾桶作为装水用途之外,有者甚至把垃圾桶当成衣柜,让他好气又好笑。

他说,巴刹后的垃圾问题已经困扰新村多年,除了严重影响附近的村民生活,也破坏了游客对该村的印象。

“每次出现垃圾堆后,村委会要求固体废料管理机构协助清理,都获得后者们的配合。可是,每次清理后不久,现场又会出现垃圾。”

让赖伟平感到遗憾的是,没有公德心的村民,几乎都把该处当作是垃圾场。

新村旅游业者吴伟权表示,该处有多个垃圾槽,可是许多村民却只把垃圾往槽外丢,槽里边却是空空的。

他说,垃圾问题多年来没有获得解决,是因为村民已经“习惯”把该处当作是垃圾场,垃圾站里的告示牌和堆积如山的垃圾,也形成了讽刺。

恶臭包围幼儿园

也是村委的他说,臭气熏天的垃圾不仅影响了附近村民的生活,马路对面幼儿园的师生也被逼每天在恶臭中上课。

而每次通知固体废料管理机构前来协助清理,当局从来没有推卸责任,然而,这些人造的问题,其实是可以避免的。

他希望村民一起合作,不要再把垃圾带到村里的公众场所扔弃,不要让垃圾成为新村发展的绊脚石。

报道:张燕萍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